假人权之名 行霸权之实
发布时间: 2021-05-07 浏览次数: 11

作者:严兵(西南政法大学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发展传播研究院研究员、重庆市委网信办副主任)

  近日,美国等西方国家基于谎言和虚假信息,以所谓新疆人权问题为借口,对中国新疆有关个人和实体实施所谓“制裁”。长期以来,美西方为维护其霸权地位,经常借助其文化软实力和舆论控制力,构建针对非西方国家的舆论霸权,对不屈从其意志和利益的国家进行歪曲抹黑、污蔑打压,直接威胁世界和平与发展。此次美西方有关新疆地区“强迫劳动”的指责,完全是个别反华势力炮制的恶意谎言,目的是抹黑中国形象,破坏新疆安全稳定,阻遏中国发展。

  美国等西方国家以人权或民主为幌子,干涉霸凌其他国家,突出表现为以下特点:

  以维护霸权为目的。美国等西方国家将西方文化中的基本价值观念简化为主要包括西式民主、以私有制为基础的市场经济制度等内容的意识形态教条,并将其作为衡量他国的标尺,根据自身利益需要对违背相应“准则”的非西方国家采取施压、制裁乃至颠覆政权等行动。具体到人权领域,美国等西方国家无视普遍公认的国际法文件和国际关系准则,一方面无视自身存在的突出人权问题,另一方面大肆攻击、指责他国人权政策和人权状况,激化不稳定因素甚至造成人权灾难。例如,2020年5月发生的美国黑人乔治∙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跪杀”事件,在全美引发持续抗议浪潮,而西方舆论对此却表现得非常“克制和冷静”。再如,美国鼓吹“人权高于主权”,但其目的却昭然若揭,就是将人权作为攻击所谓“不友好国家”的道德武器、干涉别国内政的政治工具,为实现其地缘政治目的、经济利益及霸权秩序与影响服务。

  以操控国际舆论为手段。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媒体在全球传播格局中处于霸权地位,可以通过议程设置控制国际舆论。根据美国学者沃尔特·李普曼的“拟态环境”概念,人们对于超出自身感知以外的事物,只能通过各种“新闻供给机构”去了解。而媒体在传播过程中,通过对事实的筛选、对事件的定义、对角度的选择、对信息的编码,发挥议程设置功能,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公众对事件的感知、态度和判断。操控全球传播体系的西方国家,经常运用强大国际传播能力,形成对特定目标国家的国际舆论压力,制造有利于自身采取行动的国际舆论环境,甚至左右对某个国家人权状况和某一人权事件的看法与评价,进而在全球人权舆论中形成舆论同化现象。一方面,美国等西方国家通过向世界展示其经济的繁荣、科教的发达、文化的魅力、军事的强大,增强西方人权观的吸引力和迷惑性,让自己成为非西方国家学习的“榜样”、落后国家民众“向往的地方”;另一方面,西方人权观的输出是没有硝烟的战争,为达到目的,美国等西方国家经常使用经济“援助”、资本输出、经济制裁、颜色革命等多种手段,迫使非西方国家就范。

  假人权之名,行霸权之实,美国等西方国家卑劣行径和目的的达成,离不开三个相互配合的机制。

  话语垄断:掌握人权话语权,从源头上控制人权舆论。谁掌握了人权话语权,谁就能设定人权话语框架,获取议程设置主动权。无论从西方体系化的人权思想形成过程看,还是从人权发展的历程看,西方国家都在很大程度上主导了人权概念的定义、人权理论的构建、人权标准的设定、人权原则的建立。特别是通过19世纪以来的跨文化国际传播,西方人权理论逐渐成为国际性人权话语,并借助国际人权文件和机制不断强化。由此,美国等西方国家掌握了人权话语体系,操控国际人权规则制定,影响国际人权机制运作。非西方国家尽管基于历史国情形成了自己的人权观点,但在人权价值观念的话语传播中长期面临“话语逆差”。

  美化推销:借助文化软实力,包装输出西方人权观。美国等西方国家以“普世价值”名义将西方人权观装扮成唯一正确的、终极的人权观,通过国际传播影响公众感知。一是媒体传播。西方国家掌握国际传播主导权,在舆论引导能力上处于绝对优势地位,人们从西方媒体获取的关于人权的事实基本上是代表西方立场的信息。二是文化渗透。美国等西方国家把西方人权观融入文化产品之中,通过输出大众文化产品,使受众潜移默化接受其价值观念;借助高校和研究机构,向世界输出包括人权在内的西方意识形态。三是公共外交。美国等西方国家善于利用公共外交手段进行舆论引导和意识形态渗透。譬如,与非西方国家有影响、有地位、有话语权的人物建立联系,培养亲西方的代言人和代理人,推动西方人权观在他国传播。

  打压“他者”:以人权卫士自居,丑化别国人权状况。为确保人权舆论霸权,美国等西方国家经常有针对性地实施舆论战,打压非西方国家和不屈从于其战略利益的国家,把自己塑造成人权卫士。一是以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作为判断人权状况的标准,以政治需要为出发点,臆测他国人权状况,有针对性地通过媒体进行歪曲报道、虚假报道,对他国人权状况横加指责、妄加评论。二是炮制针对他国人权状况的报告、法案、决议,诋毁他国人权状况,抹黑他国政府形象,粗暴干涉他国内政。尤其是美国,对不符合其利益的国家和地区的人权状况肆意歪曲贬低,对自身持续性、系统化、大规模侵犯人权的斑斑劣迹却置若罔闻、熟视无睹。三是西方政客和非政府组织攻击他国人权状况。美国等西方国家的一些政客抱着根深蒂固的冷战思维和意识形态偏见,“赤膊上阵”污蔑攻击他国人权,资助非政府组织对他国人权状况进行所谓“调查”,在他国培植“异见人士”“人权斗士”“公知”等。例如,曾多次被指责干涉受助国内政的美国国际开发署,正是此次“抵制中国新疆棉花”的BCI(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的重要“金主”。

  总之,面对自身严重人权问题,美国等西方国家不仅缺乏应有反思,反而经常对世界上其他国家说三道四、肆意抹黑,这充分暴露了其在国际事务中的蛮横霸道和在人权问题上的虚伪性。当今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人类社会发展正处于一个新的十字路口,面对共同挑战,美国等西方国家应当放下虚伪、霸道、大棒和双重标准,停止利用人权问题做政治文章,与国际社会相向而行,多为国际人权事业做些实事、办点好事。


本站由新疆师范大学信息管理中心建设 Copyright © Xinjiang Normal University 新ICP备100036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