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71场涉疆新闻发布会实录
发布时间: 2022-05-16 浏览次数: 11
时间:2022-05-11 | 来源:天山网-新疆日报 | 作者: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71场

涉疆新闻发布会实录

(2022年4月8日,乌鲁木齐)

  徐贵相:各位记者朋友,大家好,欢迎出席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涉疆新闻发布会,我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发言人徐贵相。首先,我介绍参加本场发布会的人员,他们分别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发言人伊力江·阿那依提先生、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王浪涛先生。同时,还有7名专家学者、企业负责人、转移就业员工等通过视频连线方式参会,他们分别是:浙江师范大学边疆研究院教授王江、新疆师范大学副教授严学勤、新疆伊犁卓万服饰制造公司人事主管艾丽达·吐尔阿合买提、新疆喀什地区麦盖提县赴湖北武汉务工人员阿依努尔·艾买尔、新疆阿乐库得林牧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阿不都热依木·力提普、新疆温宿县古勒阿瓦提乡英艾日克村棉农马木提·达吾提、新疆中泰海鸿纺织印染有限公司员工米热古丽·玉山。

  据了解,美国国土安全部近日将举行“维吾尔强迫劳动预防法”公开听证会,笼络一批根本不了解新疆事实的所谓“证人”,讨论防止中国“强迫劳动”商品进口到美国的措施,试图为打压新疆的图谋披上“法治”外衣、戴上“公正”帽子,掩盖美国以国内法形式实施“长臂管辖”的“黑手”,这充分表明了美国法律制度和司法制度的虚伪性和荒谬性。

  劳动是天经地义的事,幸福生活都是靠劳动换来的,不是靠天上掉馅饼等来的。新疆是中国经济欠发达省份,各族群众通过劳动改变生活的意愿十分强烈,各级政府促进劳动就业的任务也十分繁重,更凸显了劳动的重要性紧迫性。长期以来,新疆各级政府把促进各族群众劳动就业作为头等大事,实施积极的劳动就业政策,多渠道增加就业,千方百计稳定就业,根本目的就是最大限度保障劳动者就业权利,使各族群众都过上好日子,这样的理念和政策,没有什么可指责的。

  针对美国等西方反华势力的歪理邪说,我们有4个问题要与他们探讨,可以称为“劳动四问”。

  第一,新疆政府帮助各族群众就业,这是保障了劳动就业权还是侵犯了劳动就业权?新疆地处中国西北边陲,长期以来,受历史和自然等因素影响,社会经济发展相对滞后,特别是南疆四地州,曾经是国家确定的深度贫困地区之一,自然条件恶劣,经济发展相对迟缓,市场发育程度低,工业化、城镇化发展滞后,产业结构矛盾突出,就业承载能力严重不足,一些农村劳动力闲置。特别是过去一个时期,一些群众受“三股势力”影响,排斥现代科学知识,拒绝学习掌握就业技能,导致文化水平不高、就业能力不足,脱贫增收困难,难以融入现代社会,过上文明生活。面对这样的困境,如果政府不去帮助和支持,各族群众就没有应有的就业能力,没有充分的就业机会,没有广阔的就业舞台,劳动权利就不可能完全实现。这些帮助支持政策是大势所趋、刻不容缓,不这样做行吗?

  第二,新疆政府帮助各族群众就业,这是强迫行为还是自愿行为?新疆始终把尊重劳动者意愿作为制定劳动就业政策的重要依据,确保各族劳动者能够自主自愿、心情舒畅地生产生活。一方面充分了解各族群众的劳动意愿,另一方面又广泛联系用人单位,积极提供就业信息,帮助各族群众找到满意的工作。现在美西方反华势力大肆攻击新疆的转移就业政策,但他们只知其一,并不知其二。为什么要施行转移就业政策?因为中国的发展存在着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经济发达省市比新疆具有更加丰富的产业、更多的就业机会、更高的劳动报酬,群众都知道,哪里挣钱多就去哪里劳动,政府顺势而为提供帮助,让他们能在经济发达省市找到就业机会、获得稳定收入。这些帮助支持政策符合中国国情、符合新疆实际、符合劳动者意愿,有什么错吗?

  第三,新疆政府帮助各族群众就业,这是符合国际公约还是违背了国际公约?新疆积极遵循国际劳工标准,严格执行国家法律政策规定,保障各族劳动者在自由、平等、安全和有尊严的条件下工作,使之真正享有自主自愿选择职业的权利,不因民族、地域、性别、宗教信仰不同而受歧视,也不因城乡、行业、身份等而受限制。新疆持续改善劳动者就业环境和工作场所条件,确保各族群众在劳动过程中的生命财产安全。新疆注重人文关怀,引导企业积极培育健康向上的企业文化,使劳动者的每一滴汗水、每一份付出都受到尊重、体现价值、得到回报。这些帮助支持政策确保了各族劳动者都能在阳光下体面劳动,与国际公约精神矛盾吗?

  第四,新疆政府帮助各族群众就业,这是改善生活的举措还是破坏生活的行为?随着一系列就业惠民政策措施的深入实施,“家家有门路、人人有事干、月月有收入”的工作目标基本实现。新疆特别是南疆地区各族群众的生产生活、精神面貌发生了深刻变化,老百姓的“钱袋子”越来越鼓,日子越来越红火,心情越来越舒畅,笑容越来越灿烂。据不完全统计,在外省(市)转移就业的新疆籍劳动者人均年收入约4万元,与当地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基本相当。在疆内转移就业的劳动者人均年收入约3万元,远高于在家门口务农收入。很多家庭盖了新房子,买了小汽车,家用电器一应俱全,过上了过去想都不敢想的生活。这些帮助支持政策受到各族群众欢迎和拥护,为什么美西方反华势力视而不见呢?

  在此,我们奉劝美国一些政客,不要关起门来、闭着眼睛、捂着耳朵搞那些所谓的“听证会”,如果要听证,就听听新疆2500多万各族群众怎么说,看看新疆经济社会发展怎么样,不要再玩弄自欺欺人的把戏了。下面,请大家听听有关专家学者、新疆基层群众的声音。

  徐贵相:美国以国内法为依据制裁中国企业,这种“长臂管辖”毫无道理。下面,请浙江师范大学边疆研究院教授王江谈一谈关于美国“长臂管辖”的看法。

  王江:一段时间以来,美国对新疆反恐和去极端化斗争中所采取的一系列措施进行无端攻击,将这些措施抹黑成新疆“普遍限制和严重侵犯人权”“大规模强迫劳动”“种族灭绝”。

  以这些对新疆的“污名”为依据,美国通过立法、行政命令、制裁、出口管制等手段滥用“长臂管辖”,企图将所谓“新疆问题”作为中美关系中的筹码。例如:2021年12月生效的“维吾尔强迫劳动预防法”。这部法律推定:“所有生产于新疆的产品均使用了‘强迫劳动’”。毫无疑问,这一恶法完全基于错误的假设与证据,其立法过程被高度政治化与利益集团化,不仅对棉纺织、光伏等全球产业链产生严重影响,不利于人权保护,更对中美关系造成严重破坏。

  “长臂管辖”原是美国民事诉讼中的概念,在一定程度上扩展了美国州与州之间的法律适用范围。但是,当这个概念被美国套用在国际事务上时,则变成其利用自身在军事、经济和金融方面的实力,搞单边制裁,依据国内法对其他国家实施“管辖”,干涉他国内政的工具。

  美国多次以莫须有的理由使用国内法对他国机构、企业及人员实施单方面制裁,表现出其一以贯之的霸权主义思维。根据相关统计数据,美国单边制裁在特朗普时期达到了巅峰。自2017年到2020年底,实施超过3900项制裁措施,相当于每天要挥舞3次“制裁大棒”。而自拜登政府上台以来,这种滥用“长臂管辖”实施制裁的做法并没有改变。

  美方无论以什么样的方式和理由,对中方实体和人员进行限制打压,都严重违反了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严重干涉中国内政,为处在敏感时期的中美关系增加障碍。从国际角度来看,美国这种滥用“长臂管辖”实施制裁的做法不仅严重违反联合国宪章宗旨与原则,更是对现有国际法体系与国际秩序产生了破坏性冲击。

  众所周知,主权平等是国际关系的基本惯例,也是国际法的基本原则。《联合国宪章》第一章第二条第一款已清楚说明这一原则。而不干涉原则是主权平等的核心概念。联合国大会1965年通过的宣言明确指出:“任何国家,不论为何理由,均不得直接或间接干涉其他国家的内政、外交;不得使用政治、军事、经济等措施威胁他国,以使其屈服;不得组织协助、制造、资助、煽动或纵容他国内部颠覆政府的活动。”联合国大会1970年一致通过的《关于各国依联合国宪章建立友好关系及合作之国际法原则之宣言》包括这样的表述:“任何国家或国家集团均无权以任何理由直接或间接干涉任何其他国家之内政或外交事务。因此,武装干涉及对国家人格或其政治、经济及文化要素之一切其他形式之干预或试图威胁,均系违反国际法。”国际法院在1986年的相关判例中亦再次肯定不干涉原则是国际习惯法的一部分。

  在现有国际法体系下,制裁只适用于极为有限的威胁国际和平与安全的情况,并且需通过适当的平台与程序——也就是由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作出决定。在没有获得联合国安理会授权的情况下对他国实施所谓制裁,实际上构成了“单边强制措施”,这不仅与联合国宪章相违背,更是违反了国际法规定的不干涉原则。对这一系列原则的违背,实际上是在对国际和平与稳定制造障碍,对现有国际秩序产生破坏与颠覆性影响。

  总而言之,包括美国“维吾尔强迫劳动预防法”在内的一系列立法、单边强制等“长臂管辖”措施都是美国借涉疆问题造谣生事,实质是打着人权的幌子搞政治操弄和经济霸凌,企图破坏新疆繁荣稳定、遏制中国发展所结出的恶果。美国打着“保护人权”名义进行“长臂管辖”,企图将新疆各族人民排除在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之外,自相矛盾与虚伪性已展现无余。

  对于更为广阔的国际社会而言,新疆不是“长臂管辖”行径唯一受害者。大家更需要思考的是,为什么个别国家或一些国家可以基于虚假信息,无视程序正义联手向其他国家实施单边强制措施,并订立“长臂管辖”法律,企图执行一些国际法所不容许的行为而无需承担后果?这些实施单边强制措施的国家,才更应该遭谴责,这些对现有国际秩序产生严重破坏的行为才更应受国际社会关注与警惕。

  徐贵相:近一段时间以来,美国不断以新疆存在所谓“强迫劳动”为借口,对一系列新疆企业制裁、打压。下面,我们通过视频连线方式,请伊犁卓万服饰制造公司人事主管艾丽达·吐尔阿合买提发表看法。

  艾丽达·吐尔阿合买提:大家好!我叫艾丽达·吐尔阿合买提,是伊犁卓万服饰人事主管。美国诬称我公司存在“强迫劳动”,并出台制裁措施,是极其荒谬的,事实并不是这样,我们公司根本不存在所谓“强迫劳动”的情况。

  卓万服饰是一家出口外贸型企业,主要生产手套、口罩等产品,2018年正式投产。现在我们生产的产品已远销海外,2021年产值1.13亿元。我公司生产的手套,已通过了CE和ISO9001认证。CE是欧盟统一认证标志,是产品进入欧洲市场的“护照”,ISO9001是国际质量管理体系最重要的标准,通过这两个关键质量认证,我们的产品具备了进入更广阔国际市场的资格。我们企业现有知识产权商标1个、专利1个。公司现有员工320人,他们来自五湖四海、全国许多省市,有汉、维吾尔、哈萨克、回、锡伯等6个民族。

  卓万服饰情系员工,努力营造“暖家、暖人、暖心”企业文化氛围。按照中国相关法律法规,公司与员工签订劳动合同,保障员工权益和企业正当利益。我们不断改善工作环境,营造舒心、便捷的工作氛围。公司免费提供午餐,安排班车上下班接送。提升企业机械化水平,采取流水线作业,很多设备仅需1人操控。实行8小时工作制,按要求足额发放加班工资。员工在企业工作舒心、生活开心,收入有保障、致富有奔头。

  公司还持续做好困难员工关心关爱工作,充分了解员工家庭状况,及时解决困难诉求。五年以来,公司积极为个别生活困难员工家庭捐赠物资、帮助修缮房屋,解决了员工的后顾之忧。每逢春节、古尔邦节、元旦等重要节日期间,公司还通过给员工发红包、送大米清油、搞年会等活动,让员工切实感受到公司如同家一般的温暖。公司还积极营造浓厚的文化氛围,设立了“职工书屋”,购买各类书籍2000余册,员工在工作之余可以看看书,丰富员工业余文化生活,拓宽知识面。同时,公司不定期举办缝纫技能大比拼活动,评选出优秀员工并予以表彰,激励员工不断提升生产技能。

  能在这里工作,我非常高兴。我的生活质量有了很大的改善,今年春节期间,我还带着弟弟前往海南旅游,让他第一次看到了大海,感受到了南方冬季的春暖花开,实现了他的海南三亚旅游之梦。

  我的介绍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徐贵相:新疆南疆地区人口众多、就业岗位较少,转移就业就成为一种重要的就业方式。下面,我们通过视频连线方式,请新疆师范大学副教授严学勤介绍他关于新疆南疆转移就业情况的调查研究成果。

  严学勤:大家好,我是来自新疆师范大学的严学勤。从2020年到2021年,我们团队开展了南疆三个地州10个县农民就业状况的专项调查,共访问了3028户维吾尔族农户。今天来向大家介绍三方面内容,一是当前南疆农民转移就业的情况;二是南疆农民就业保障、政府发挥作用情况;三是转移就业政策实际成效情况。

  第一个问题,当前南疆农民转移就业的情况。实施南疆农民转移就业政策,与南疆地区长期以来的深度贫困和人地矛盾相关。根据2020年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南疆四地州共有人口1033.77万人,占全疆人口比重为39.99%。南疆四地州15-60岁人口占比达到62.58%,显示出较为年轻的人口结构,适龄劳动力人口较多。同时,统计显示,南疆四地州可耕地稀少,仅为165.29万公顷,占土地面积的3%,其中还包括大量靠天吃饭的旱地。从人均耕地来看,较少的和田地区仅为1.34亩,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仅为1.37亩。人地矛盾突出是推动南疆地区农民转移就业的根本推动力。

  第二个问题,南疆农民就业保障、政府发挥作用情况。南疆地区因地制宜,把“转移就业扶持”作为重中之重,出台了各种有利于农民就业的政策,如免费技能培训,政府补贴就业交通费,部分地区就业还能获得奖励。在组织保障方面,政府通过建立“一户一策”精准扶贫体系,对于家庭负担较轻的农民,鼓励其外出务工,符合条件的鼓励夫妻一同务工,并安排好从出发到务工地的全面帮扶措施;对于家庭负担较重、难以外出的农民,采取家门口务工方式;对于能够偶尔出门进行季节性务工的农民,组织季节性劳务输出;对于缺劳动力的农民家庭,则采用公益性岗位和社会保障兜底方式给予帮扶,做到应扶尽扶。在外出务工过程中,政府整体扮演了务工资源提供和链接者、务工后勤保障者和农民权益维护者的角色。

  第三个问题,转移就业政策实际成效情况。针对南疆地区实际情况,实施“转移就业扶持”政策,是开展精准帮扶的创新之举。调查发现,通过转移就业很多农民家庭收入有了明显增加,拥有家用电器,如电视机、冰箱、洗衣机的比例已经超过95%。在被访问的3028户农民中,有2227户接受过就业扶贫措施的帮助,对帮扶满意度为99.1%。通过转移就业,各族群众得以走出家门,开阔了视野,提升了自信,提高了生活水平,实现了人的全面发展。

  我的介绍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徐贵相:接下来,我们视频连线新疆阿乐库得林牧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阿不都热依木·力提普,请他讲一讲他的创业故事。

  阿不都热依木·力提普:大家好,我叫阿不都热依木·力提普。我出生在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家中兄弟姐妹9个,我是老大,有3个弟弟,5个妹妹。父亲平时主要在家里操心地里的事儿,妈妈负责照料我们。从小爸妈就特别重视对我们的教育,爸爸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每次考试后,他都会问我全班排第几?是不是还不够努力?当我收到中央民族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爸妈高兴得哭了,感慨地说他们总算是值得了。

  小时候常听父亲说:“咱们农民口袋里没有几个钱,家里生了儿子,就会割上100个20公分长的‘新疆杨’树条插种在地里,等儿子结婚时,杨树也就长大了,就把杨树卖掉用来办喜事。等你长大了也要多种树。”父亲的这些话深深刻在我的脑海里,埋下了“种子”。

  2001年,经过深思熟虑后,我下定决心把植树绿化作为实现人生价值的途径。我从亲戚那里借了10万元,在乌鲁木齐市乌拉泊承包了1000多亩荒山开始种树,成了一名真正的拓荒者。在国家相关政策支持帮助下,我们修路、架电线、打机井、开渠,戈壁滩慢慢开始披上了绿装。

  2004年,我注册成立了新疆阿乐库得林牧科技有限公司。通过十几年奋斗,公司从一无所有到现在拥有21亿资产,其中包括10万亩人工生态林、3000亩特色林果基地和1200多万棵各类树木。公司固定及季节性职工80多人,其中少数民族占90%,有林业、畜牧业、农业、水利、药材种植等领域中高级专业技术人员30余人。他们中有的毕业于名牌大学,有的钻研科技多年,都像我一样揣着一个“绿色梦想”,想在这个行业实现自己的价值。

  我是1980年结婚的,家里4个孩子都是大学本科毕业,都有了稳定工作,成了家有了孩子,我现在有8个外孙,家庭幸福美满。我弟弟妹妹们有的是种植专业户,有的有稳定的工作,还有的和我一起创业,他们都在用勤劳的双手创造着幸福的生活。我的公司正在筹建特色奶山羊、沙枣羊生产基地,我们准备利用高科技开发系列高附加值产品,为市场提供更好服务,也帮助更多的员工过上好日子。

  徐贵相:现在,正是新疆棉花种植的季节,接下来,我们通过视频连线方式,请阿克苏地区温宿县古勒阿瓦提乡英艾日克村棉农马木提·达吾提介绍相关情况。

  马木提·达吾提:大家好,我是马木提·达吾提,是新疆温宿县农民。我现在所在的位置,就是我的棉田,有3000亩,是不是一眼都看不到边?现在春天到了,天气暖和了,我们也要开始种棉花了!

  先让我给你们介绍几个“宝贝”:这个是残膜回收机,主要功能是把去年的地膜捡出来,要是靠人力,我这些地至少得折腾上半个多月;这个是联合播种机,这个“大家伙”里有个宝——北斗卫星定位系统,我提前用手机把棉田的经纬度标上,然后,定位系统就会指挥自动播种了,我就可以去一边偷会儿懒了。

  就是这些“好伙伴”,极大改变了我的生活。以前我们种棉花可是个苦力活,又要种、又要摘,一家种个十几亩都累得没白天黑夜的,根本不敢想种几千亩地。现在,在这些机器的帮助下,我们把上千亩地放在一起种,组成合作社,钱赚得多,还没有以前那么累了。去年,我光种棉花就挣了近300万元。

  我经常说,棉花是我们的致富“花”。每年11月棉花丰收的时候,看着地里白花花的棉花,我就像看着金子一样开心。采棉机整整齐齐地排成一行,几个来回就能收几吨,远比人工采摘来得快。我看着是乐开了花,要知道,棉花一天不收上来,我这心可就一天放不下,那都是钱啊!

  种地不像以前那么累,我就有时间、精力去干点其他副业了。2020年,我们乡成立了温宿县牧丰合作社,我很感兴趣,我把自己想搞养殖的想法跟家里人说了之后,他们都很支持我。合作社共有48个牛棚,其中10个牛棚是我建的。现在我雇了4个工人,养了400多头牛,我又成了我们村的“养殖大户”。

  我觉得现在的日子越来越有奔头了。这几年,我们的生活确实是太幸福了,我买了两辆轿车、一辆货车,还在温宿县买了楼房。村里的老人经常说,现在的农民都不像“农民”了,种地有机器、出门就开车、城里有楼房,真是赶上了好时候。我觉得,这话对极了。越努力,越幸福,我相信我们的日子还会更好更甜。

  徐贵相:接下来,我们通过视频连线方式,请新疆中泰海鸿纺织印染有限公司员工米热古丽·玉山,讲述她通过辛勤工作过上幸福生活的故事。

  米热古丽·玉山:我出生在新疆拜城县,毕业于新疆师范高等专科学校,目前,在新疆中泰海鸿纺织印染有限公司工作。今天,我给大家讲述我靠劳动创造幸福生活的故事。

  我的爸爸、妈妈、姐姐都是纺织工人,受他们的影响,2020年10月,我大学毕业后,也想到纺织厂工作,家人都很支持我的想法。我在网上看到招聘信息后,立即递交了简历,顺利通过招聘考试,成为新疆中泰海鸿纺织印染有限公司的一员。

  刚上岗时,我信心不足,怕干不好工作,公司就给我安排了师傅,手把手地教各项操作技能,我的自信心越来越足,逐渐成了一名技术能手。在公司一年多,我学到了很多新知识、新技术,工作业绩不断地提升。月工资慢慢涨到现在的4200元,开始有了存款,还能给家里转钱补贴家用,家里的电视机、洗衣机也全部都换成了新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家里人特别高兴。我的梦想是通过努力,过上更美好的生活。于是,我在公司不断钻研劳动技能,从一名普通员工成长为技术能手,我想挣更多的钱,买一辆车,周末能开车带家人朋友一起出去游玩。

  我们公司是纺纱、织布、染布合一的大规模企业,员工都是来自附近乡镇的群众,公司按规定跟大家签订劳动合同,缴纳“五险一金”,安排岗前培训,大家在这里工作心里都很踏实。公司非常关心员工的日常生活,免费提供职工宿舍,宿舍里有电视、热水器、独立卫生间,还有夫妻周转房,非常舒适。公司有清真食堂,提供炒菜、米饭、拉面、抓饭等,饭菜很合我们的口味。

  我们每天上8个小时班,每周都有休息日。公司有健身房、台球室,还有员工活动室,业余时间大家看书、画画、做手工。每逢节日,公司还会给员工发放福利,我们充分感受到这个大家庭带来的温馨和快乐。

  我就介绍这些情况,谢谢大家!

  徐贵相:在政府帮助下,新疆许多少数民族劳动者在经济发达省份找到了称心如意的工作。下面,我们视频连线一位从新疆喀什地区前往湖北武汉市就业的维吾尔族姑娘阿依努尔·艾买尔,请她讲一讲她的故事。

  阿依努尔·艾买尔:我是阿依努尔·艾买尔,来自新疆喀什地区麦盖提县,我和我的姐妹们现在正在湖北武汉市工作。

  2020年6月,我从新疆职业技术学院毕业后,找一份称心工作就成了我的最大心愿。知道武汉市的企业要来村子里招聘,我特别心动,去大城市发展,工资肯定不低。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家人,刚开始妈妈还担心我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没有办法照顾好自己。后来,看到村里好几个年轻人一起去,她就放心了。

  应聘成功后,我们坐火车一路来到了武汉。在路上,我们几个还在担心,住宿条件好不好,吃饭能不能习惯,工作累不累,会不会因为表现不好被开除。到企业后,我们就一下放心了。企业安排了宿舍,非常干净整洁,给我们准备了新被褥,还充分考虑到我们的饮食、风俗习惯,给我们准备了吃的、用的。

  对我来说,这里的一切都是新鲜的,充满了乐趣和挑战。我学会了操控机械设备,见识了一个国际化大都市的繁荣,还交到了很多好朋友。工作辛苦是肯定的,总不可能“坐着就拿工资”,我觉得作为年轻人不愿意吃苦,天天想着享受是不对的。我一边学习技术,一边学习国家通用语言,能力提升很快,不久就被公司任命为班长。参加工作的第一年,我就攒下了几万块钱,我把钱交给了妈妈,让她买个新电瓶车,买上几只羊。妈妈拿着银行卡,笑得嘴都合不上,一直夸我能干、孝顺,是个好孩子。

  村里跟我年龄差不多大的小伙子、姑娘们看到我在武汉工作挣了钱,都跑来问我,吃得怎么样?住得怎么样?工资发得是不是及时?我就耐心细致地给他们讲述了我的工作生活经历。他们听了,有的立刻表示愿意跟我一起来武汉工作;有的还有这样那样的顾虑,我就跟他们说,可以先去试试。

  就这样,第二年我们村一群年轻人也来到了武汉工作。和我一样,他们也经历了很多他们人生中的“第一次”。他们之中有人像我一样坚持了下来,成为公司的顶梁柱,生活像花蜜一样甜。有的也因为想回家结婚、照顾父母之类的原因,回到家乡去发展了,一样幸福开心。

  这就是我的生活,一个普通上班族的故事,也欢迎大家有机会来我的家乡新疆喀什看看,品尝美食,欣赏漂亮的风景。

  徐贵相:在新疆,特别是南疆地区,像米热古丽·玉山这样离开家乡到外地打工挣钱的人还很多,他们很快适应了当地工作环境,过上了满意的生活。这也是新疆转移就业政策的成效。那么这种转移就业是怎么实现的呢?接下来,请大家观看一组短视频。

  到了中国其他省份转移就业之后,新疆各族群众的工作生活状况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接下来,我们再看一组短视频了解一下。

  徐贵相:刚才,我们向大家介绍了有关情况。接下来,进入答问环节,请各位记者就关心的问题提问。

  徐贵相:首先,我们了解到境外人士卡马力吐尔克·牙力坤称,他父亲牙力坤·肉孜“被以参与编辑出版含有民族分裂主义和恐怖主义内容的维语教材罪名被判刑”,他对中国感到非常失望。关于这起案件,2021年4月6日,我们召开涉疆新闻发布会,公布了“问题教材”案的情况,介绍了以沙塔尔·沙吾提为首的分裂国家犯罪集团犯罪事实。今年3月1日,我们在北京召开的涉疆新闻发布会上,对这一案件再次做了详细介绍,澄清了有关事实。

  今天,我们请来了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王浪涛先生,请他对“问题教材”案件涉案人员牙力坤·肉孜有关情况再作介绍,以正视听。

  王浪涛:牙力坤·肉孜,新疆乌鲁木齐人,是新疆教育出版社维文教材编辑部原编辑。2003年6月至2010年10月期间,分别担任2003年和2009年民族文字《语文》教材主编、复审、编辑、责编等。

  自2002年起,牙力坤·肉孜在新疆教育厅教材编写组期间,利用编写出版民文教材之机,专门挑选具有民族分裂主义、暴力恐怖、宗教极端等思想的内容编入2003版、2009版维吾尔文中小学《语文》教材,企图达到分裂国家目的。

  经审查,该教材中具有民族分裂、暴力恐怖、宗教极端等内容的问题课文共计84篇(其中2003版41篇、2009版43篇),在新疆印发近2500万余册,时间长达13年之久,232万名维吾尔族在校学生及数万名教育工作者使用该教材,造成极其严重的危害后果。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牙力坤·肉孜参与编写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2003版、2009版维吾尔文中小学《语文》教材,宣扬民族分裂主义、暴力恐怖、宗教极端思想,违反了宪法等国家法律法规和自治区相关规定,违反了教材编写有关规定。这种严重违法行为,给新疆广大中小学生灌输了严重的错误思想,影响极大,毒害了一代人,甚至几代青少年,对社会稳定、民族团结造成了巨大危害,性质极其恶劣,后果极其严重。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2020年3月20日,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被告人牙力坤·肉孜犯分裂国家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法庭庭审中,依法保障其各项诉讼权利。宣判后,被告人牙力坤·肉孜对判决不服,于2020年4月1日提起上诉。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于2020年12月22日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徐贵相:下面,请新华社记者提问。

  新华社记者:美国乔治城大学教授米华健称,新疆当局迫使维吾尔族孩子们前往国营寄宿制学校,这种试图同化非汉族人口的意识形态动机,与将成年人关进营地的惩罚性做法彼此呼应,请问,对此您如何评价?

  伊力江·阿那依提:这位美国教授以美国历史上举办寄宿制学校、同化印第安人的刻板印象,来看待今天新疆的寄宿制学校,这完全是张冠李戴,根本站不住脚。

  众所周知,早在19世纪,美国就开始对印第安人实行同化政策,开办了350多家印第安人寄宿学校,将印第安人儿童和青年同化到欧美文化当中。寄宿学校里年幼儿童被迫放弃他们美洲土著的身份和文化,被迫用欧洲人的名字,被迫禁止说土著语言,更是被迫与家人分离。美国印第安人事务协会的研究发现,每3到4个印第安儿童中就有一人被迫与父母“骨肉分离”。其中很多人在寄养家庭中遭受种种虐待,被剥夺文化认同,一生都无法治愈伤痛。有学者估计,150多年时间里,可能直接或间接导致多达4万名印第安儿童死亡。

  新疆开办寄宿制中小学,则完全是为了方便孩子们上学。新疆地域辽阔,人口分布分散,多部分学生的家离学校很远,家长接送孩子上下学负担很重。为解决这一问题,早在20世纪80年代,新疆就建设了近400所寄宿制中小学。寄宿制学校并不是新疆所独有,全国各省市,包括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也都有,开设的唯一目的就是方便孩子们上学。《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规定:“县级人民政府根据需要设置寄宿制学校,保障居住分散的适龄儿童、少年入学接受义务教育。”我们按照有关要求,结合新型城镇化发展、乡村振兴战略实施和当地学龄儿童变化趋势,以及地理、交通、环境、安全等因素,科学合理进行规划设置。至于学生是否寄宿,完全由学生本人和家长自愿选择。寄宿制学校的学生周末回家,每周一早上到校,周五下午放学,节假日、寒暑假都放假回家,有事可以随时请假回家。为了便于家长和学生联系,学校每个宿舍楼都安装有电话,学生可以随时打电话给家长。学校班主任老师的电话都会向家长公布,家长有事也可以打电话。

  徐贵相:下面,请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提问。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5月份联合国高专女士访问时,是否允许媒体记者陪同参访?如果允许,我们什么时候能得到确切消息?

  徐贵相:据了解,中方正在同联合国人权高专就访华并访疆事进行磋商,制定周到的日程安排。至于是否允许媒体记者陪同参访,目前尚不掌握相关情况,有关确切消息我也在等待。

  徐贵相:记者朋友们还有没有问题?如果没有问题,今天的发布会到此结束。谢谢大家参加,再见。


本站由新疆师范大学信息管理中心建设 Copyright © Xinjiang Normal University 新ICP备100036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