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为何全面接受新疆“种族灭绝”谣言?因为“人权大棒”太好用
发布时间: 2022-08-26 浏览次数: 10

       这些年来,大家可以看到一个现象,从拉美到中东,从东南亚再到非洲,有越来越多的非西方国家开始对美西方霸权说不,我们看到了它们的觉醒。在8月22日播出的《这就是中国》节目中,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和特邀研究员邱文平共同就此展开了主题演讲与讨论。

       邱老师提到,自己一直在思考,西方社会为什么会不假思索地全面接受美国制造的新疆“种族灭绝”谣言?


       研读历史后会发现,因为在历史上它们就是通过系统屠杀来解决种族问题的,除此之外,它们不知道还有其他和平的路径。美国的西进运动就是一场对印第安人连绵不断的大屠杀,西部铁轨下累累的华工白骨是《排华法案》下默许被屠杀的中国苦工。英国曾经用屠杀和饥饿消灭了近3000万反抗的印度人,在非洲几百年猎杀贩运黑奴,造成了上亿黑人的伤亡。澳大利亚几乎杀光了原住民,加拿大发现的几百个原住民的儿童的尸骨揭开了其毫无人性的历史。二战中纳粹德国的“犹太人最终解决方案”更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惨剧。


       直到1963年,马丁·路德·金发表了著名的演讲《I Have A Dream》(《我有一个梦想》) ,美国还是视黑人为劣等种族的国家,一个根本没把人权当回事的帝国主义国家,其种族隔离结束的历史距今不过六十年。美国将自己打造成“人权卫士”不过是近几十年的事情,是应冷战需要而开发出来的政治手段,用以污名化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冷战之后,美国发现“人权大棒”非常好用,这种“莫须有”的罪名可以合理化其流氓行为,随心所欲地敲打、制裁任何不符合美国利益的国家,是裹挟同盟、谋求单极霸权的利器。美国全力洗白自己的黑历史,摇身一变居然成了“人权卫士”。对此,同样血债累累的西方国家当然乐见其成,共同漂白成为正义的“人权圣斗士”,何乐而不为?


       而美国的种族主义从未消失,3K党直到今天还在用私刑杀害黑人。六月,美国八个警察狂射九十枪,又击毙了一个黑人。


本站由新疆师范大学信息管理中心建设 Copyright © Xinjiang Normal University 新ICP备10003677号